https://www.klebercm.com/

血液透析市场调研分析报告大发体育

  有行业人士认为,2016年-2020年,中国血液透析中心会达到5000-8000家。而目前公立医院的血液透析中心只有2300多个,能够服务的患者人数仅为26万人左右,有600多个县还没有血液透析中心。 目前血液透析设备市场概况。 什么是血液透析?血液透析(hemodialysis,HD)是急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肾脏替代治疗方式之一。 它通过将体内血液引流至体外,经一个由无数根空心纤维组成的透析器中,血液与含机体浓度相似的电解质溶液(透析液)在一根根空心纤维内外,通过弥散/对流进行物质交换,清除体内的代谢废物、维持电解质和酸碱平衡;同时清除体内过多的水分,并将经过净化的血液回输的整个过程称为血液透析。 血液透析机就相当于患者的人工肾。 国内市场概况 按理论发病率计算,目前中国中末期肾病(ESRD)患者数量约200万人,血液透析规模则逾千亿元。而且,随着中国老龄化进程加快,预计到2030年我国ESRD患者人数将突破315万人,这意味着那时的理论市场规模将会达到2500亿元。 有行业人士认为,2016年-2020年,中国透析中心会达到5000-8000家。而目前公立医院的血液透析中心只有2300多个,能够服务的患者人数仅为26万人左右,有600多个县还没有血液透析中心。 全球血液透析设备市场集中度较高,主要由欧美和日本企业占据。2011年,全球透析设备市场前三名生产商分别为德国费森尤斯医疗、美国百特和瑞典金宝。费森尤斯医疗是全球最大的血液透析设备生产商,也是最大的血液透析服务提供者,服务于全球超过23.3万名肾病患者。美国百特是全球最大的腹膜透析设备生产商。 中国血液透析设备主要依赖进口。2016年费森尤斯医疗、瑞典金宝等进口设备在中国血透设备市场占有率达75%左右。中国本土血液透析设备生产企业较少,血液透析机生产企业有广州暨华、重庆多泰、重庆山外山等,透析器生产企业有威高集团、江苏朗生等。 由于中国血液透析市场的巨大潜力,多家上市公司涉足透析领域。如华仁药业腹透透析产品已于2012年第三季度全面上市;宝莱特通过收购天津市挚信鸿达医疗器械开发有限公布局血透耗材领域,通过收购重庆多泰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取得血液透析机医疗器械注册证;科伦药业通过增资青山利康进入腹膜透析领域等。 血透三巨头 据了解,目前在血液透析市场中,德国费森尤斯、瑞典金宝、德国贝朗、山外山、暨华等几家企业占据了大部分市场。其中,费森尤斯是全球第一大肾脏透析业务供应商,美国百特排名仅次于它,瑞典金宝名列第三。2013年,美国百特收购瑞典金宝,瑞典金宝的血液透析机等业务随之并入。

  1.我国血液透析市场容量未来会非常大:不同治疗方式的存活率也是不一样的;从存活率上来说,远期存活率上,肾移植的存活率会高一点。但是目前来说,绝大多数是采用血液透析这种治疗方式。从治疗费用上来说,一旦使用血液透析这种治疗方式,就意味着要长期采用这种方式进行这种治疗。比例上,2016年慢性肾脏患者的治疗方式还是绝大多数是未得到有效治疗。得到治疗或者进行肾脏移植的比例大概在不到20%。所以从这种数字上来看,我国血液透析患者的市场容量在未来还是非常大。在临床上有一个治疗方式,叫做一体化治疗,就是患者在发生肾脏疾病的时候,临床上根据他的分期,会采取一定的治疗方式。一开始临床上主张先采用腹膜透析。由于他还保留了部分的残余肾功能,他会采取腹膜透析的方式。一旦残余肾功能没有之后,会采取血液透析的治疗方式。中国的血液透析患者,绝大多数都在等待肾源。但肾脏移植,一个是经济压力比较大,另一个是后期免疫排斥的治疗,花费也很高。所以血液透析是常规的治疗方式。

  2.我国血透患者存量不断增加:全国血液透析患者病例信息登记系统会登记确诊患者的治疗方式等病例信息。根据其数据,2016年,我国透析患者约40多万人。包括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的。目前全国肾脏病发病率为11%,尿毒症的发病率为万分之三左右,也就是10万分之三、四十,意味着一个50万人口的县级城市,发病患者有100多个。截止2016年底,我国有4000余家血液透析中心,1000余家腹膜透析中,随着血液净化水平技术的提高,以及患者死亡率的控制,我国的存量血透患者是不断增加的。

  3.我国血液净化患者增长迅速:从2011年到2016年,血液透析患者增长速度在68.6%左右。腹膜透析患者的增长速度也达到了76.2%。我国血液透析患者在世界范围来看是并不多的,日本在亚洲这边应该是最多的。高血压和糖尿病后期并发症是尿毒症症状。随着这两病发病率的增高,高血压患者就已接近两亿,中国血液透析的增长率也非常高。从血液透析中心得来的血液中心数目和它的增加量情况可以看出,中国的血液透析患者年增长率在万分之一左右,如上海2300万人口,每年患者增长在2000多个。

  4.我国血液透析治疗率及覆盖率低:血液净化患者患病率仍然很低,在日本每百万人口有2260个患者,在大陆地区仅为282人/百万,在上海算是比较高的,为378人/百万,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的排名并不算高,患病率非常低。血液透析的治疗率以及覆盖率都是非常低的。中国仅10%左右的肾衰竭患者进行了透析治疗,发达国家比如日本美国基本上达到了90%的治疗率。在我们国家血液透析治疗率低与治疗费用及医保覆盖率有很大关系。

  5.血液透析患者生存时间较短:血液透析患者按照治疗的生存周期来说的线年左右,像日本他的有效生存率在十几二十年左右。中国的患者平均生存年限只有2.5年。所以我们国家在治疗过程中,尿毒症的中大分子如果能够得到有效清除和控制的话,生存率将得到有效提高。对于血液透析的相关企业和医院来说,他的经营规模和收益都会得到非常大的提高。

  6.美、日及中国透析患者基本情况比较:在美国、日本、中国相关数据的比较中,我们可以看到,透析年龄=5年的,中国跟日本和美国的差距是非常大的。新导入患者中国是非常多的,这意味着我们国家在未来的趋势上血液透析患者会是不断增加的。

  7.ESRD治疗率与医保政策关系:治疗率与我们国家的很多政策,包括他的报销和治疗方式是有很大关系的。最主要的就是医保的政策,全国的医保已基本覆盖,但是覆盖方式多样,每个地区是不一样的。像上海能够达到90%以上,甚至97%的报销率,但全国很多的县级城市,他的报销比率很低,有些地方只能达到10%-30%左右的比例,透析一次的费用大概400元到600元,每个地区不一样,所以对患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对中国医保系统来说,压力也非常大。中国的血液透析治疗比率不高,费用是一方面,医保政策是另一方面。有很多患者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由于各种并发症的发生导致死亡,现有的血液透析中心无法满足每个患者得到有效的治疗。

  8.透析治疗方式与政策关系:透析方式的选择,从全世界角度来说,血液透析还是一个主要的方式,但像香港、墨西哥这些地方腹透比率是非常高的,与这些地区和国家他的医保政策有很大关系。在香港建一个血液透析中心,费用非常高,并且在香港这些地方,很多患者是需要去上班工作,所以他们会选择腹透的治疗方式。泰国在08年的时候颁布了一个腹膜透析的优先政策,在颁布政策之后他的腹膜透析患者有一个非常大的增长。全球血液透析达到90%的比例,总体来说还是以血液透析为主。

  9.血透和腹透治疗对比:在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比较中,血液透析综合来说是一个比较优势的治疗方式。每个国家的政策倾向性对于治疗方式有一个引导作用,像在我国山西、昆明、云南这样的地方,报销比例并不是特别高,当时卫生部公布了一个大病医保的报销比例,基本上能够达到80%,先从安徽这个地方开始试点。所以安徽的整个报销比例是非常高的。

  10.透析报销比例及方式:透析水平跟医保比例以及居民的经济水平有很大的关系。在日本他的透析费用能够达到医疗卫生费用的4-5%,而中国的透析费用只占医疗卫生费用的0.5%左右,比例非常低。如果每个患者的医保报销比例能够达到80%-90%的比例,我们国家的一个医保费用缺口还是非常大的。像北京、江苏及沿海地区的生活水平会比较高一点,所以血液透析患者比例也比较高,像一些中西部地区,人均收入不是特别高,患者基本会选择腹膜透析的治疗方式。当然治疗方式也因人而异,与患者的患病周期、居民水平经济状况、报销政策报销比例有很大关系,最主要的是医保报销费用,还有技术瓶颈;因为现在绝大部分血液透析的耗材还是依赖进口为主,如果血液透析器在我们国家就能生产推广的话,费用就能降低很大一部分,这也能帮助很多患者能够得到治疗。城镇医保基本达到85%左右,一些大城市达90%以上,而新农合的报销比例就会相对低一点,医保的缺口也是非常大,大概在900亿左右。

  11.透析服务供给不足:血液透析服务供给是非常不足的,现在像上海的大医院,比如说中山医院或者长征医院,医院的血液透析机的数量是在100台左右,因为在上海每年的净增长率很高,如果很多患者都知道长征医院的治疗水平好、治疗设备好、治疗频次高,那么都往长征医院去挤,造成床位不够,很多患者只能到其他医院去。现在上海市区的很多医院都处于满负荷、超负荷运营,血液透析治疗床位是非常少的,它的扩张也受到一个很大的限制。全国血液透析患者治疗频次基本是一个礼拜2-3次,治疗次数越多对于尿毒症毒素的清除也会越充分。

  12.公立医院规模扩张受限:公立医院的规模扩张受限。上海二级医院每年新建的血液透析中心特别少,全国县级城市有血液透析设备的,也基本是在5-10台的水平。虽然中国血液透析发病率是非常低的,但现在的医疗服务供给远远不能满足增长的血液透析患者的治疗需求。全国还有600多个县市还没有血液透析中心,未接受血液透析的患者的比例达到85%。透析成本按单次血液透析治疗来说,透析器占的价格非常高,透析器耗材占比36%。

  13.全国透析治疗情况:治疗方式还是以血液透析为主,原因还包括,血液透析治疗还有一个药品的使用,对医院来说是一个收入;还有透析耗材收入也会给医院一个比较好的收益。而对比来说,腹膜透析在家里进行治疗,可能会发生并发症,如果并发症处理不好的话会引起死亡,有一定风险性。

  14.透析服务市场分析:在流通环节,耗材、药品、服务在血液透析成本中是三大主要要素。我国每年都会有血液透析相关的政策出来,2014年的时候力争县城就诊率达到90%以上,医保的覆盖率能够达到80%的报销比例。政府已经把尿毒症列为8大重病医保之首,医保覆盖是透析产业加速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1.透析行业产业链:血液透析产业主要分为三个产业链。上游主要是一些生产厂家,像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的生产厂家,血液透析也细分为设备、耗材包括管路、药品、透析液等。中游主要是一些代理商,包括一些投放中心,合作机构。下游主要包括一些终端使用单位包括医院、独立的血液透析中心、合作血液透析中心。

  2.国内企业在血透产品、药物和服务方面的布局:上游血液透析行业在整个产业链里面具体分为透析机、透析液、透析器、透析管路这几个组成成分。国产的透析机还不是一个主要的市场,进口设备达到85%市占率,但随着相关的政策,国家对于相关产业的支持,相信这个市场份额会不断扩大。透析液基本上能够达到国产为主,透析器目前也是以进口为主,透析管路目前以国产为主。山东威高,宝莱特、蓝帆股份在血液透析里面他占的产业链分布比较广,从血液透析的管路设备耗材及服务都有涉及。

  3.国内医疗器械注册审批概述:国家对国内医疗器械很多审批政策,血液透析设备及耗材都是国家严格监控的,国家很重视这块的审批,监管非常严格。这也意味着在血液透析行业中,企业并非能够随意进入。血液透析产品我们可以按照不同的类别进行分类,如按技术难易,市场份额分类。血液透析的设备和耗材基本能够占到血液透析市场规模的70%,剩下的就是药品的占比。

  4.血液透析机需求状况及市场缺口:我国慢性肾脏病的发病情况决定了透析机的需求很高,需求增长态势也很高。随着医保政策、报销比例、发病率,透析机需求会有一个很明显的增长。从2004年到2020年的市场需求的预估中可以看出,血液透析市场的缺口非常大。

  5.国内血液透析机市场分布:在透析机市场分布中可以看出,国外的费森尤斯、瑞典金宝、德国贝朗基本占据了前三的占比。国内也有很多生产企业拿到了血液透析设备的注册证。2014年6月13号,重庆山外山联合几家公司对国外进口设备进行了一个反倾销调查,这个反倾销调查对国产的透析设备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从临床反馈来说,短期内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国外的巨头美敦力也在布局我国的透析行业,收购了意大利贝而克,贝而克是一家血液透析的全方位公司,在2016年2月份宣布并购。

  6.国产设备发展机遇:国家陆续出台了有关医疗器械国产化的政策支持,国家对国产设备进行优先采购,或者按比例进行采购,像上海在进口国外设备的同时,也是要优先考虑国产设备。

  7.透析器使用情况:2014年的时候国家对医疗技术装备要求优先考虑国产。透析器以日本的器材、费森尤斯、瑞典金宝为主,国内企业山东威高的占比较高,市场占比不断提高。国产的透析器在2016年的时候占比达到30%左右。由于尿毒症毒素里面的过滤和清除要用到不同的透析膜,所以分为高通量和低通量不同的分离方式。有些膜通过大分子清除,而有些膜用来通过小分子清除。对于血液里面一些毒素的清除率,透析器清除效果比较好,透析膜现在主要的成分是聚砜膜和聚醚砜膜。目前市场上主要采用的血液透析器是高通量的为主。整个血液透析领域的核心是血液透析器,这关系到毒素的清除率。

  8.透析膜生产现状:目前国内对于透析膜的生产技术还没有完全掌握,还是依赖国外进口。国内虽然有几家在生产,但是是以进口组装的形式生产。这些是拿到国内透析器注册批文的一些情况。国内威高、佩尼、贝恩等公司在组装生产透析膜。生产透析膜中最核心的是对透析膜进行拉丝,这种技术主要以德国的市场为主,被费森尤斯、瑞典金宝等企业掌控。把透析器的横截面切开,放大就可以看到是一个个管路的,管路里面流的是血液,外面流的是透析液。血液里面的一些毒素会跟外面的透析液进行过滤和替换,通过这种方式来清除毒素。目前国内主要生产方式是以外国进口为主,国内组装。国内透析器的生产主要取决于超滤率和生物相容性。如果国内企业能在这些方面得到突破,未来国产的透析成本和中国透析患者的治疗率将会得到很大的突破,但是短期内很难实现。

  9.透析液/粉:透析液和透析粉能达到国产替换的比例和趋势。这里核心和关键的地方是透析的选厂分布。以广州康盛为例,它的运输范围直接决定它的市场区域。如果能够在上海和全国主要城市进行布局的话,大发在线体育它的市场也会很大。一般合理的运输范围在800公里。

  10.血液透析管路:血液透析管路目前以国产为主,像广州贝恩、宁波天益、山东威高的占比非常高。血液透析水处理设备也是核心的部件,虽然不是严格监管的,但是像日本血液透析的远期生成率非常高,这与水处理设备有很大的关系。水处理里面含有很大杂质和毒素,如果对水能进行较好的处理,血液透析的远期生成率会得到很大的提高。目前国内主要以国外进口设备为主,像劳铒、DWA和瑞典金宝的占比非常高,国内企业杭州天创等公司占据一定比例。

  11.血液灌流器/血浆分离器:主要由国内的健帆生物在垄断市场。血浆分离器以国外进口为主,市场规模一般。

  12.国内血液净化药品:血液净化的药品涉及到血液滤过置换液、腹膜透析液、治疗贫血的EPO(促红细胞生成素)以及肝素类抗凝血药物等。血液滤过置换液主要以国内市场为主,上海长征富民、华仁药业占据了主要的生产市场。在腹透领域里面,绝对的“老大”是美国百特,占据85%的市场比例。对于血液透析里面使用的药物,EPO这个药物沈阳三生的占比较高。肝素分为低分子肝素和高分子肝素,目前以第一生化和千红制药等国内企业为主。国内透析的趋势将是低分子肝素使用越来越广。低分子肝素领域里面,像国外的GSK、赛诺菲、辉瑞的占比非常高。

  2016年12月,国家卫计委陆续印发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医学检验实验室、血液透析中心、病理诊断中心4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并就社会所关注的问题进行了解读。相关政策的陆续出台,使得资本市场对于独立设立的医学检验机构、血液透析中心、影像中心等医学机构的关注度持续提升。血液透析中心。究竟什么是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发展空间有多大?市场上有哪些标杆企业?国外市场的发展情况如何?

  国家卫计委在去年年底颁布的国卫医发【2016】67号文《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中,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的定义是独立设置的对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进行血液透析治疗的医疗机构,不包括医疗机构内设的血液透析部门。

  该《标准》首次定义了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关键之处在于,血透中心是“独立设置”的,不隶属于其他医疗机构,为独立法人单位,独立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由省级及以上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设置审批。

  其次,独立血透中心可以实现肾病学专业诊疗,也可以设置医学检验科、放射科和药剂科等,或者委托其他医疗机构承担检查检验任务。

  最后,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国家鼓励血液透析中心向连锁化、集团化发展,向民营资本开放。

  血透中心相关政策分析:2012年8月,六部委共同发布《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为进一步完善城乡居民医疗保障制度,健全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推出了大病保险。

  文件没有简单地按照病种区分大病,而是根据患大病发生高额医疗费用与城乡居民经济负担能力对比进行判定。大病保险报销不再局限于政策范围内,只要是大病患者在基本医保报销后仍需个人负担的合理医疗费用,就将再给予报销50%以上。

  2014年2月,国务院医改办发布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通知,贯彻落实《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2014年全面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试点工作。纳入大病保障体系后,终末期肾病的报销比例提升,有益于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显著减小经济负担。患者支付能力的提高给了血透市场极大的发展动力。

  2014年3月,卫计委医管局发布《关于征求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意见的函》,起草了血液透析中心设立的标准和管理规范。随后,一些省份相继发布政策鼓励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的建设。

  2016年11月,国家卫计委下发“关于修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中,已经将“血液透析中心”作为第三条、第(十)项中的常规医疗机构类别。2016年12月,国家卫计委印发《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血透中心至少配备10~20台血液透析机,至少有2名执业医师。

  肾功能的丧失通常是不可逆转的。肾衰竭通常由I型和II型糖尿病、高血压、多囊肾病、肾脏长期自身免疫性攻击和长期尿路梗阻等原因引起的。终末期肾病(ESRD)是晚期肾损害的阶段,除了肾脏移植之外,需要持续的透析治疗来维持生命。

  透析是通过人工手段从患者的血液中去除毒素、水分和盐,两种透析方式分别为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的患者比例大约是9:1,患有ESRD的患者通常需要每周至少三次血液透析。

  我们在前面的分析中,发现政策一直提的是血液透析。血液透析疗法是治疗ESRD的一种治疗方法,通过将人体血液引流到体外,经过半渗透膜将血液中的一些废物排出体外,从而清除体内的代谢废物和多余的水分,维持电解质和酸碱平衡。

  腹膜透析是利用人体自身的腹膜作为透析膜的一种透析方式。通过灌入腹腔的透析液与腹膜另一侧的毛细血管内的血浆成分进行溶质和水分的交换,清除体内潴留的代谢产物和过多的水分,同时通过透析液补充机体所必需的物质。

  在目前我国卫计委所颁发的政策中,列明是血液透析中心,开展血液透析服务,是否能开展腹膜透析服务是个未知数。在实际治疗中,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技术也需要根据临床结合使用,所以腹膜透析也需要社区化、连锁化。国外的两家连锁透析中心龙头企业中,也同时开展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服务。

  我国目前慢性肾病发病率高,终末期肾病未能得到很好的透析治疗。根据2012年公布《我国慢性肾病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我国成人慢性肾病发病率高达10.8%,在未来十年内,慢性肾脏病增长率将超过17%。按这个比例,现在我国约有1.5亿人有不同程度的肾功能问题,终末期肾病患者在200万人以上。根据卫生部2012年《中国卫生发展绿皮书》的数据,每个血透患者的年均直接治疗费用为75085.92元,超出了大部分ESRD患者的经济承受能力,所以治疗率低。大发体育

  目前我国透析登记的病人只有29万人左右,实际估计约33万人,其中血液透析约30万人。我国200万的ESRD病人只有30万人进行血透,实际按年透析费用7.5万元计算,目前我国血透市场规模约225亿。

  200万ESRD患者全部进行血透治疗,每年治疗费用7.5万元计算,血透中心拥有1500亿人民币的理论市场空间。和发达国家ESRD 90%的治疗率相比,差距巨大。所以,和理论市场空间相比,我国血透市场还有约1200亿以上的空间,即使按90%的治疗率计算,也有近5倍的市场成长空间。

  一是之前我国的血透中心有较强的政策壁垒,服务领域受到监管部门的严格准入,基本上建立在公立综合医院。

  这种性质使得血透中心大部分集中在大城市,基层血透机构缺乏。而ESRD患者需要一个长期、经常性的血透治疗,血透中心在基层不普及,患者只能往大医院跑,或者放弃治疗。所以,我国医疗机构所能提供的血液透析治疗能力供需矛盾较大。

  在《标准》出台之前,我国的民营资本能进入血透领域的企业非常少。在去年动脉网12月刊登的爱肾医疗张永强撰写《深入解读:我国血液透析中心政策的放开》一文中,回忆了我国第三方血透中心的发展经历:2009年前后,沈阳三生公司(国内EPO生产商)在辽宁省锦州等地建立了“三生肾友之家”,着手建立“连锁基层血液透析中心” 。2010年12月,山东批准了威高公司、白求恩基金管理委员会的试点。在当时政策不明的情况下,三家民营企业通过挂靠等方式开始了第三方血透中心的试点。

  二是医保覆盖范围不足。目前医保在我国的覆盖范围已经达到了95%,大病医保能够实现血液透析费用90%左右的报销比例。

  ESRD患者按每周三次、每次500元的费用计算。在实现医保报销之后,ESRD患者的一年自付费用可以控制在1万以内。但是,医保覆盖范围的逐渐扩大是近两年的事情,早期ESRD病人医保覆盖率低,巨额的血透费用使其治疗率低。根据东方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目前中国血透中心有3637家,主要集中在大型公立医院,占据了绝对的垄断地位。在大病医保范围扩大之后,ESRD患者的血透人数会大量增加。3000多家血透中心对中国庞大的患者人群来说严重供不应求,预计中国需要3万家血透中心。

  巨大的缺口不可能由公立医院血透中心继续扩大来满足,剩余的大量市场空间都会被民营机构所占据,而这部分市场还处于蛮荒时代,亟待开拓。

  另外,血透中心目前普及率低,大量扩张后也利好于透析机、透析器、透析耗材、透析药物等全透析产业链。但是透析机目前主要由费森尤斯等国外品牌所占据,国产率只有16%,其他血透耗材、药物的国产化率逐渐增高。这部分产业的进入拥有较高的壁垒,市场扩大后,相关产业都会受益,所以本文不讨论全产业链的变化。

  从政策层面上来看,国家已经向民营资本开放了血透中心,并出具相应的管理细则和管理规定。可以预见,民营资本随后会大量进入这个领域。

  先期进入这个领域的三生制药公司、威高公司,都已经位于血透产业链之上,以生产相关的血透药品、血透机等为主。他们和行业领头羊费森尤斯一样,在进入产业链生产透析产品之后,后期建立透析中心提供透析服务顺理成章。所以,在2017年后,民营血透中心的主体可能会出现百花齐放的现象。

  连锁血液透析中心的商业模式在国外早已得到验证,目前,全球两大血透服务连锁机构分别为费森尤斯和DaVita。费森尤斯的血透机、耗材在市场上的占比非常高,在血透产业链中属于行业巨头,其血透中心在欧美也有相当不错的占有率。DaVita主要提供血液透析服务,是唯一一家没有自己血液透析产品线但却占据血透服务市场高份额的公司。

  不过,血透中心在政策上的放开并不能降低在安全风险上的管控。今年一月,山东青岛某医院血液透析室因违反院感操作规程,导致发生9人感染乙肝的严重医院感染事件。国家在《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中对安全和感染防控中做出了严格的要求,也有不利于民营资本发展的条件存在。血透治疗因为感染风险非常高,并发症多,在开放和安全之间,需要寻求一定的平衡。

  第一,文件中要求血透中心10公里范围内必须有具备急性并发症救治能力的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并与其签订血液透析急性并发症患者救治的医疗服务协议,建立绿色通道,保障转诊畅通。

  第二,血透中心应当与区域内至少一家具有血液透析慢性并发症诊治能力的三级综合医院建立协作关系,与其签订血液透析慢性并发症患者诊治的医疗服务协议,开辟绿色通道,建立双向转诊通道。

  这两个协议在血透中心年检时,是必须出具的证明材料。此规定可能导致二、三级综合医院最终成为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的“决定者”,公立医院之间尚且存在竞争和双向转诊困难的问题,签订此协议对于社会力量办医是个不小的挑战。

  血透行业在发达国家是排名第二位的医疗细分服务市场,而现在在我国市场几乎处于起步阶段,未来也会成为一个战略地位非常高的医疗服务细分市场。随着大病医保的普及和国家政策的放开,血透中心的连锁合作模式未来将在我国得到快速发展。不仅国内的民营企业会涉足,早已垂涎中国市场的DaVita和费森尤斯也会快速占领市场。

  DaVita和费森尤斯通过专业化、细分化的服务,成为全球市场的领军企业,国内企业可以以他们为标杆进行研究和借鉴,在血透服务行业找到医疗领域的一片新的蓝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